“梵高奶奶”走了 留下百余幅画作曾说梵高向日葵画得苦

2019-08-04 07:25:22

來源:

責任編輯:李歡

  “梵高奶奶”走了 留下百余幅画作曾说梵高向日葵画得苦

在向日葵綻放的盛夏,83歲的“梵高奶奶”常秀峰走了。

  這位出生于河南方城縣拐河鎮一個農村的普通老太,從未上過學,年過70歲才拿起畫筆,卻讓都市人深深愛上了她筆下的向日葵、山楂樹和鄉村田野。由于畫風頗有“後印象派”風韻,被人稱爲“梵高奶奶”。她兩次登上《魯豫有約》,出書,在香港開畫展,畫作被馬英九收藏。

  8月1日淩晨,常秀峰在老家去世,她用畫把“鄉愁”留在了人間。

  70多歲時變成“畫家”

  常秀峰本沒有想過會離開生活一輩子的小村莊。老伴離世之後,2003年的元旦,在兒子的堅持下,年近古稀的她來到陌生的大城市廣州。從出生就長在城裏的小孫女,總是纏著她一個接一個地講家鄉好玩的事。

  一輩子不會寫字,所以只能拿起孫女的蠟筆、水彩筆,常秀峰用畫畫體現過去的生活,沒想到自己的隨手塗抹,竟讓孫女連連誇贊。得到鼓舞的常秀峰,之後經常拿起畫筆,就這樣,大半生的農村生活,定格在了一百多幅蠟筆畫中。

  “畫畫不爲什麽,就是喜歡,我畫的都是我以前見過的東西。”常秀峰什麽都畫,山水、花鳥、樹木和牛羊,還有幾十年前的老房子、石磨等,隨著時代的變遷,這些已經消失的農村老物什,從她的記憶裏,流淌至畫布上。

  常秀峰的畫,色彩豔麗溫暖,沒有透視,不懂比例,卻透著滿滿靈氣,她畫畫的方法就是“長得啥樣,就畫啥樣”。“我母親手裏畫的,可能就是哪塊田埂上的花花草草,別人把它們踩在腳下,她把它們記在心裏。”兒子江華說。

  她認爲梵高畫得苦

  常秀峰的畫作經兒子發布到網上之後,讓無數人心頭泛起鄉愁。從未聽過梵高是誰的她,成了網友口中的“梵高奶奶”。一時間,“梵高奶奶”紅遍整個網絡,各大媒體爭相報道。而說起常秀峰的作品,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她所畫的《向日葵》。在她的筆下,向日葵顯得非常有活力,是朝氣蓬勃地長在了土地裏。

  一次做節目,當主持人提起梵高的向日葵時,常秀峰說:“要我說,梵高的那幅畫(《星空》)我看不懂,可梵高畫的向日葵沒有我畫得好。向日葵不能擱在花瓶裏,沒有水和土,它會死。”

  “這個叫梵高的人一定很不開心,他的向日葵不伸展,畫得苦。我的向日葵有陽光溫暖她,有土地養著她,有水滋潤著她,就像我畫她的心情一樣,很幸福。”她說出了自己的理解。著名畫家陳丹青曾這樣稱贊她:“常秀峰的畫,是質樸的震撼,她用純真無瑕的眼睛,去觀察和感受生活的真谛。”

  帶著上百幅作品,常秀峰舉辦了四季頌展出,引起了海內外人士的廣泛關注,展出的所有收益她全部捐出。她曾告訴記者,能夠用自己的畫幫助到別人,覺得特別開心。

  病到最後拿不動畫筆

  年歲漸長,那個把從前的經曆都畫下來的心願漸漸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。畫多了,腿疼,手也疼,有時候,常秀峰坐在畫架前,一拿起畫筆,手就開始微微顫抖。

  江華曾介紹,老太太畫畫,畫得很仔細、認真,一筆一畫都是心血,有些畫要畫上十天半個月。“她畫畫的産量是很低的,這麽多年總共就100多幅。對我們來說,這些畫是無價的。”

  常秀峰一直堅持著繪畫。2010年,繼《梵高奶奶的世界》之後,她又推出了一本被稱爲“中國最淳美鄉村繪本”的《俺們農村》,陳丹青、劉震雲等聯合推薦。她希望用畫筆給城裏的孩子們感受田園鄉村的畫卷。

  生命最後纏綿病榻的這幾年,“梵高奶奶”仍時時不忘心中熱愛的繪畫。江華稱,自2015年中風之後,老太太便很難再作畫。盡管如此,今年春節期間,身體恢複得稍好一些,老太太拿著畫筆,還想在紙上塗抹著。再後來,手已經無法拿動畫筆。

  该如何找到合适的方式去度过自己的晚年?江华说,母亲的经历可以给社會中面临同样问题的人启发。“母亲常说,每个人没有必要分什么层次,只要认真做事,都可以做得很好。”江华记得母亲常说,“我一个农民,能做到这样,其实人,有很多事情可以做”。

  (本版稿件综合大河报、南方都市报、澎湃新聞)

  ●素描

  畫畫之外她最愛“勞作”

  常秀峰是全村唯一一位能讓自己所有孩子走出大山的家長。曾經他們家庭貧困,牆都是用泥巴糊、木板釘,家裏的菜不夠了就扒野菜。五個孩子經過她的培養,三個高中畢業,兩個大學畢業,一家人徹底走

  出了大山,擺脫了貧困。

  常秀峰給村裏人的印象是性格溫和、非常慈祥。老家的村支書方菊說,前些年,老太太雖然跟著孩子去廣州生活,但每次回老家,都會在整個村裏走一遍,和同齡人唠唠家常,“和老家人有深厚的感情,無論是見到誰都非常親切”。而對常秀峰畫畫這事,村民剛聽說的時候,也感到意外,但看到了畫作內容多是老家景致後,感到更多的是親切。

  “老太太會刺繡紮花,手藝非常巧!”方菊說,在過去的艱苦年代,買不起花衣裳,婦女老人都會刺繡紮花,常老太的繡花很多人都誇好看,田野山頭的山菊、葵花、牽牛花、杏花,她都能繡在小孩子的衣服、鞋子上。

  方菊講述,常秀峰曾當過村裏的婦女幹部,總是率先垂範,帶領群衆們幹農活,即使到了晚年,家裏沒有種地,她卻還是會在麥收時節,拿著鐮刀幫鄰裏割麥,很受人敬重。愛勞動這一點,江華有過一次親身經曆。他有次陪著母親在廣州的公園散步,看到園丁在草坪上拔草,母親對兒子提出“我想去幹會兒活”,接著就跟著工人們幹了小半晌,“勞動本身對喜歡的人是快樂,在勞作當中能聞到泥土的氣息。”

原標題:“梵高奶奶”走了留下了鄉愁

值班主任:李歡

    新聞精选